说冷魅然极有可能是假意投诚苏锐可在逃跑的时

发布时间:2018-11-18 15:08:07   编辑:快乐彩票网-快乐彩票网登录浏览人次:66

 这是两个女人的声音!
 
    这两人浑身上下真是一件衣服也没有,正互相搂抱着对方呢!
 
    苏锐就这么把门给踹开,把这两人给吓了一大跳!
 
    看着床上的一些器-具,苏锐差点无奈了,没想到竟然撞见了两个女人在大白天做那种事情。
 
    外面枪声都那么响了,这两人居然还有心情这样玩,简直是醉了。
 
    “快点找两件衣服穿!”苏锐这话是对冷魅然说的。
 
    冷魅然连忙把床边的衣服捡起来,然后把自己的大衣扯掉,扔在了一边。
 
    床上的那两个女人简直就要疯掉了,尼玛,两人好不容易出来约个会,刚刚要开始激情的时候,房门就被人给踹开了,这特么的是要闹哪样啊!简直要把人给吓个魂飞魄散了有没有!
 
    而且,这个女人竟直接扯掉了大衣,大衣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!
 
    这身材简直太魔鬼了好不好!床上的两个女人看的眼睛都要绿了!
 
    然而,冷魅然也管不了别人怎么看她了,也顾不得那些衣服是不是合身了,只要看到就往身上穿,毛衣羽绒服之类的全囫囵着套上!
 
    就在冷魅然火速穿衣服的时候,苏锐盯着床上的那两个女人,说道:“今天的事情,你们还是不要说出去好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着,把手中的枪亮了出来。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第二更送上!
 
 第1912章 狂妄又谨慎!
 
    苏锐本想把枪给掏出来吓唬这两个女人一下,但没想到的是,震慑的作用完全没看出来,却起到了完全相反的效果。
 
    这两个女人登时便发出了一声尖叫!
 
    这尖叫的分贝,远比之前苏锐闯进来的时候要大得多!
 
    尼玛,这种时候这样叫,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面推吗?
 
    苏锐彻底的无奈了,干脆直接冲上去,一人赏了一下手刀,这两个女人便昏死了过去。
 
    苏锐还担心这两人没穿衣服别着凉,顺手扯过了一条被子给她们两个盖上了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冷魅然已经把衣服给穿上了,套着别人的裤子和羽绒服,她感觉到浑身上下说不出的别扭。
 
    其实,冷魅然是天生尤物的,她就算穿着这种普普通通的衣着,也不会有半点影响她对异性的杀伤力。
 
    苏锐盯着她,说道:“我现在相信你不是摆出了鸿门宴,但是对方明显是冲着我来的,你现在就在这房间里面呆着,我想他们会放过你的。”
 
    “他们不会放过我的。”冷魅然盯着苏锐的眼睛:“我想,这群动手的人,应该知道我是谁,很明显,我被人跟踪了。”
 
    在说这话的时候,冷魅然的眼睛里面也释放出来一抹冷光:“我一定要知道,究竟是谁在这样对我。”
 
    她刚刚虽然慌乱,但此时冷静了下来,心中也开始升腾起来怒火了。
 
    那个狙击手开枪的时候,完全不顾她的死活,这种仇,冷魅然怎么可能不报呢?
 
    “现在还不是分析局面的时候。”苏锐也不知道丢下冷魅然之后,后者会不会被对方打死,但是他现在已经改变了之前的决定——留着冷魅然在手中,还有更大的作用可以发挥!
 
    当然,这样的话,就是逃跑的时候要多费一点事了。
 
    不过对于苏锐来说,这也算不得什么太大的问题。
 
    “那你可不要拖我的后腿。”苏锐眯着眼睛,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当然不会。”冷魅然的争胜之心也起来了:“我是不会让你把我当成一个花瓶的。”
 
   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,苏锐的眼睛里面精芒大放,说道:“来了!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在对面酒店的天台之上,枪声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,龙少仍旧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,他甚至靠着天台的墙壁,优哉游哉的点燃了一根雪茄。
 
    而一旁的冷光锋,则是已经心急如焚了!
 
    这几枪下来,冷魅然还能活命吗?
 
    虽然冷魅然和苏锐走的很近,但是作为当爹的,冷光锋可不想看到自己的闺女就此香消玉殒!
 
    “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。”龙少吐出了一口浓浓的烟雾,然后笑着说道:“可是,据我现在得到的消息,苏锐并没有死,他正拉着冷魅然逃亡呢。”
 
    他这句话让冷光锋的心放下了一半,不过后者旋即想到了些什么,立刻又紧张了起来。
 
    苏锐在拉着冷魅然一起逃跑?
 
    这说明了什么?
 
    龙少的声音之中带着戏谑的意味:“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,可看你女儿和苏锐这一对儿,还真是不离不弃,伉俪情深啊。”
 
    不离不弃,伉俪情深!
 
    听了这话,冷光锋的面色极为的难看起来!
 
    是啊,之前他还替冷魅然狡辩,说冷魅然极有可能是假意投诚苏锐,可是现在看来,苏锐在逃跑的时候,都不愿意把她给丢下,这还是假意吗?
 
    殊不知,冷光锋还真的冤枉了冷魅然,人家一开始确实是要和苏锐谈判的,只是,到了后来,她的所作所为落在别人的眼中,便不是那种意思了。
 
    有些时候,事情就是这么的阴差阳错,你所做的很多事情,在别人看来,似乎都变成了另外一番模样。
 
    看着冷光锋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,龙少微微一笑,说道:“冷会长,我先前说过一句话,我说,在我的阵营里面,绝对不允许任何叛徒出现。你还记得这句话吗?”
 
    “我记得……我记得。”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平日里总是趾高气扬的冷光锋,显得有些有气无力了。
 
    毫无疑问,龙少是对冷魅然动了杀心了!
 
    这个龙少,怎么就如此的强势?强势的让人喘不过气来!
 
    “其实你真的不需要怪我。”龙少的脸上仍就挂着淡淡的笑容,说道:“换位思考的话,你处于我现在的位置,肯定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,你说对吗?”
 
    换位思考的话,当然是如此了,冷光锋在过往的这些年里面,这种铲除“叛徒”乃至“株连九族”的事情也完全没少干过,可是,任何事情一旦摊到自己的身上,可就完全不一样了,这根本就不是换位思考就能理解的事情啊!
 
    墨先生已经不忍再看这种场景了,他摇了摇头,干脆转过身去。
 
    先前,冷光锋说要带着墨先生一起来迎接贵客,可是现在,贵客进门了,却也要带走他女儿的性命了。
 
    倘若冷光锋能够未卜先知的话,不知道他还会不会重新选择投靠这样的靠山。
 
    墨先生叹了口气,轻声说道:“谁也没有前后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