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时候她一个人女人能怎样啊她只是很不明一

发布时间:2018-07-02 11:55:45   编辑:快乐彩票网-快乐彩票网登录浏览人次:92

苏茉只顾着担心,不由自主的就回声,“噢。”说完了她有懊悔的拍自己的脑袋,噢她的头啊,噢什么噢。
 
    “不是,他其实是……”苏茉的解释还没有说完,沈磊那熊孩子就把门给开了。
 
    头发还湿湿的他,阴阳怪气的和站在门口的常景浩寒暄,“哟,总裁大人啊,这么晚了,您来这里是为何事啊?”
 
    苏茉二话没说就被不嫌事大的沈磊给拽了进去,严肃命令,“赶紧回去睡觉,这里没你的事。”
 
    沈磊表示好心被当成驴肝肺,“我这不是等你的啊,你不睡我也睡不着啊。”
 
    真是气死人了,苏茉这下直接毫不客气的揪着沈磊的耳朵往屋里拽,“你给我闭嘴,你要是再敢多说一个字,今晚你就睡大街去。”
 
    沈磊个子很高,猫着腰跟着自己快要和自己分家的耳朵走,嘴上还不服,“为了个男人,你六亲不认。”
 
    到了沈磊房间,苏茉一脚将他拽了进去,“我还大义灭亲呢。”
 
    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房门。
 
    等她准备去把大门也关了,清静的睡个好觉的时候,原本站在门口的人,已经很不见外的自己走了进来,还顺手帮她关上了大门。
 
    他就像是进了自己家一样,大爷似的坐在了沙发上,“我渴了。”
 
    苏茉无语,“你走。”
 
    “帮我倒杯水。”常景浩当做没听见她的逐客令。
 
    “没有。”大老远的就是为了跑她家里来喝水的不成。
 
    常景浩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站在沙发旁的苏茉,沉默了好一会儿,他才说,“以前没觉得你这么凶啊。”
 
    苏茉被他说的有些脸红,她知道他是指刚才她对沈磊的泼辣,豁出去的和他说,“是,我本来就这么凶,这是我本性,我以后还会更凶。”
 
    常景浩意味深长的挑了挑眉,“那你那个小男友,以后可有的苦吃了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和你没关系。”他既然相信沈磊是她的男朋友,她也没什么好解释的,反正都和他没关系。
 
    常景浩起身,苏茉以为他是要走,所以她快步的走到门口,早早的把门帮他打开,送客。
 
    门开了半天,也没见他的人影,回头一看,人不翼而飞了?四处找找,在餐厅里找到了他,他正在悠然自得的倒水喝水。
 
    苏茉固执的站在门口开着门,等着他喝完水,他走了,她好关门睡觉。
 
    然而,就那么一杯水,他是打算喝几个小时啊?不是渴了吗?大口喝完不就可以了,他是在那里品水呢。
 
    苏茉失去耐心,“你到底走不走?”
 
    常景浩放下水杯,抿嘴浅笑,“我没说要走啊。”
 
    苏茉提醒,“很晚了。”不走他是想干什么?
 
    常景浩耸肩,转身往卧室的方向走,“所以不走了。”
 
    不……走!了!
 
    苏茉是站在门口的,所以在去阻止他进她房间的时候根本已经来不及,等苏茉跑到自己房间,准备把那个厚颜无耻的赖皮从她的房间赶出去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由不得她。
 
    他早有预谋的将她一个用力禁锢在他和紧闭的房门中间,没给她任何说话和拒绝的机会便吻住了她。
 
    苏茉现在算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急的只能跺脚,他却还将她给抱了起来,让她失去了地心引力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她一个人女人能怎样啊?她只是很不明白,像他这样一个老司机,为什么在别人眼里会是禁欲系的老处男!
 
    “你别这样,沈磊还在呢。”
 
    “一个小屁孩,管他干嘛。”
 
    “他都二十一了。”
 
    “有女朋友吗?”
 
    “没有。”
 
    “那他还什么都不懂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怎么可能不懂。
 
    所以,那个小屁孩就使坏的过来敲门了,“姐,我饿的睡不着,你出来给我做宵夜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苏茉试图推开常景浩,“你别闹了,算我求你。”
 
    常景浩趁机谈条件,不愧是商人,“怎么求?”
 
    苏茉看他一眼,“让你今晚住这里总行了吧。”
 
    常景浩得意一笑,“还要你明天去上班。”
 
    “我休假还没结束。”这个不行,她就是不想天天看到他,现在他们之间白天是上下属关系,晚上偶尔会成为床伴,其他的,她不想掺杂太多,他也警告过她,别想要太多。
 
    “明天必须看到你。”常景浩的态度是没得商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