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谁都想为己方争取最大利益而刘巴不难看出

发布时间:2019-01-30 19:37:26   编辑:快乐彩票网-快乐彩票网登录浏览人次:71

   说着,周瑜便跟在自己主公的身后,向太守府门口走去.
 
   
 
    对于刘巴刘子初的大名,周瑜当然是早就听说过,可就是从来没见过其人.
 
    要说在荆州,刘巴的名声肯定是比周瑜要大,同样儿,在江东,那也是周瑜的名声比刘巴要大得多.
 
    周瑜跟着孙策来到了太守府门口,果然,就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人,一文一武,武将在文士的旁边,不过却是落后了半步.这是最为基本的礼节,哪怕是文丑是个武将,是个粗人,他也一样懂得这些东西.
 
    孙策见到刘巴和文丑后,他是赶紧拱手说道,"想必这位便是荆襄名士,刘巴刘子初先生了!策久闻先生大名,是如雷贯耳,今日得见,真是三生有幸啊!"
 
    刘巴闻言一笑,"原来是孙伯符将军,在下有礼了!"
 
    孙策忙还礼,然后说道,"守卫不懂事,怠慢了先生,还请先生见谅才是!"
 
    毕竟人家是荆襄名士,结果让守卫给拦在外面了,不管怎么说,孙策多少都是要说句话的.
 
   
 
    刘巴一笑,"无妨,无妨,此乃职责所在,在下岂能不知?"
 
    "先生不怪就好!"
 
    说完,孙策是看向了文丑,"这位便是河北四庭柱之一文丑文将军吧?"
 
    文丑一笑,"正是文某,孙将军请了!"
 
    孙策一笑,点了点头,然后对二人说道,"这位是周瑜周公瑾!"
 
    周瑜赶紧和两人见礼,刘巴和文丑不敢怠慢,要说周瑜的名声绝对不在两人之下,彼此见过后,孙策对刘巴和文丑说道,"二位请入府一叙,请!"
 
    "请!"
 
    "请!"
 
    "请!"
 
    孙策说完后,第一个请字是周瑜说的,第二个那就是刘巴说的了,至于最后那个,当然就是文丑他说的.
 
   
 
    四人进了府,孙策自然是走在最前面,而刘巴则落后他半步在孙策旁边,之后自然就是文丑,而看着周瑜应该是和他并肩走着,不过文丑他作为客人,周瑜其实是落后半步的.
 
    到了太守府的会客厅中,孙策让众人落座,刘巴和文丑谢过,然后便坐下下来.
 
    此时孙策则看了眼周瑜,而周瑜看到自己主公,他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.
 
    所以他这时候向刘巴问道,"不知子初先生此来桂阳,是为了?"
 
    刘巴闻言一笑,"公瑾问我来此做何,其一嘛,自然是我家主公恭贺孙伯符将军,夺取桂阳全境!"
 
    一听刘巴所说,孙策和周瑜都是一笑,他说得清楚,这只是其一,不过就是其一.那么其一之后,其三,其四等等这些不知道有没有,但是其二肯定是不能少的.所以两人笑了一下后,都注视着刘巴,看他还要说什么.
 
    至于文丑,他是不管这些,就坐着听众人说话就行了.
 
    ()
 
 
第八七六章 子初出手促结盟
 
    而刘巴看到了孙策和周瑜两人笑了,他也是一笑,心里就跟明镜似的,他当然知道,孙策和周瑜正是笑着听自己往下说呢。<-》其一完事了,自然就少不了其二啊,所以……
 
    刘巴对两人笑道,“这其二便是,就是我家主公让在下求见孙将军,是为了两方联合而来!”
 
    这个根本就没什么可隐瞒的,早说晚说还不都是要说出来吗,并且又不是什么机密绝密的东西,所以早晚都要说,对刘巴来说,他却是不计较是早了还是晚了。所以孙策他们问到这儿了,他自然也没什么隐瞒的,直接就说了出来。
 
    而孙策和周瑜两人一听,他们两人的表情倒是都差不多。应该说是没有多少太意外的神色,虽然他们之前没去想,刘巴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,但是刘巴说啊是为了刘备军和己方,双方的合作而来,那么确实这个并不算什么意料之外的事儿。要说在之前,孙策和周瑜两人还聊到了结盟的事儿,结构这时候刘巴却是正好来郴县,而且是提到了这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以说刘巴说完之后,他是一直都在注意着孙策和周瑜两人的表情,当然了,孙策和周瑜两人也是一样都注意着刘巴。至于说剩下那个第四人文丑,都早被三人给无视了。而文丑他也知道。很有自知之明,所以他根本就一点儿都不去掺合几人的谈话。不过却还是很注意刘巴的,毕竟刘备是让他时刻保护着刘巴的安全。
 
    对文丑来说。要是刘巴真有个三长两短,有个什么闪失的话,自己不单单是对不起自己主公,更是丢了自己的人,丢自己主公的,也是丢己方的人啊。
 
    孙策又是看了眼周瑜,周瑜对自己主公是微微点头。孙策明白,之后就暂时把主动权交给周瑜就可以了,毕竟要说让自己带兵征战。那是什么问题都没有,但是要说去和人谈判吗,那可真是强人所难了,自己可真是不擅长这个。从来都不擅长。
 
    而周瑜微微点头的意思。凭借这么多年来,他对自己这个属下的了解,自然是知道,他的意思就是说,剩下的一切都交给我吧,一切都没有问题。
 
    孙策呢,他自然是相信周瑜的了,毕竟只有周瑜去和刘巴谈判。才能给己方带来更多的利益。毕竟谈判结盟,虽然是对双方都有好处。但是无论是自己还是刘备,肯定都想占据更多的利益,那么这个就要双方好好谈谈了,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孙策和周瑜两人的小动作,自然是逃不过刘巴的慧眼,毕竟几人虽然不至于说是直接就那么紧紧盯着对方看,但确实都是对对方都是特别注意。而且孙策和周瑜两人又不是什么异常隐蔽的表情,他们也没说是可以隐藏着什么,所以刘巴都看在眼里。
 
    其实他也知道,要说孙策确实肯定没有什么和人谈判的技巧,所以一切让周瑜来执行,那么确实是对他们有好处的。而且也看得出来,孙伯符其人对周公瑾,那可以说确实是信任有加,信任非常啊。
 
    果然,只听周瑜对刘巴说道,“敢问子初先生一句,不知先生所说,双方联合,这个到底是指什么说的?”
 
    刘巴闻言,眼眉一挑,心说你周公瑾难道还不知道吗?你这可是明知故问了,不过他却是不可能不说,毕竟人家问到这儿了,自己还能不说什么吗。哪怕明知道周瑜就是故意这么问的,但是刘巴对此依旧是不能有脾气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刘巴是稍微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只听他对周瑜和孙策说道,“公瑾所问,在下此时自然可以直接回答于你,双方之联合,便是江东军与我军结盟,在荆州共同进退!”
 
    刘巴是直接说出了他此行的目的,就是为了双方结盟而来。要说如今荆州的五大势力,至少在明面上来看,是没有结盟的。至于说私底下的,这个谁能知道。但是凭借几人的经验来判断,不单单是明面儿上的,就是私底下,也是应该没有结盟的。所以刘备让刘巴来孙策这儿结盟,也算是开了先河了。
 
    孙策和周瑜一听,孙策是没说什么,因为他把这事儿基本都交给周瑜了,他只负责大的方向,比如说同意不同意了这些,等等吧。
 
    而周瑜是点了点头,说道:“子初先生,既然玄德公想要与我军结盟,不知道具体是要如何呢?”
 
   
 
    结盟这个事儿,怎么说呢,肯定不是刘巴到这儿来,这么一说,然后孙策一点头,这就算完了,那根本就不可能。虽然是结盟,但里面要说明的东西倒是不少。最基本的,每一方的责任和义务,至少结盟之后,双方都要做什么,怎么去做,得先说清楚吧。并且还有什么呢,就是最后所取得的利益,到底是怎么去分配,毕竟要是“分赃不均”的话,很容易出事儿的。
 
    要说这样儿的事儿还少吗,真要是双方利益划分得不明确,那么今日是结盟的盟友,可明日呢,也许就是仇敌,因为利益而反目成仇了啊。所谓是“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”啊,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。
 
    刘巴听了周瑜所说。心说来了,到了最为关键的地方了。可不是吗,周瑜的一句话,就代表着双方要开始谈判了,毕竟谁不想多得到些利益呢,不单单是自己主公,他孙伯符周公瑾不也都一样儿如此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。此时刘巴是再次一笑,“公瑾问得不错,就算你不问。此时我却也要与二位一说!”
 
    周瑜用手比了个请,“子初先生请讲,我等洗耳恭听!”
 
    孙策是不发一言,看样儿。确实是全权交给周瑜来处理了。刘巴当然明白,所以这个时候,他更多注意的是周瑜,对孙策呢,反而注意得少了。
 
    所以这个时候屋中的四个人,其实挺有意思,刘巴和周瑜两人是明里暗里地在博弈,虽然还没有说到最为关键的地方。但是谁都想为己方争取最大利益。而刘巴不难看出来,其实孙策是赞同双方结盟的。要不他也不会在听到自己说出来如此后,那个表情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他这个时候,更多的是想仔细听听,刘巴所说,他负责做最后决定,同意还是不同意。
 
    而第四人文丑呢,他差点儿没睡着了,不过一想到自己主公交给自己的任务,他是一点儿都不敢怠慢,一下就清醒多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我家主公之意就是,江东军与我军结成同盟,在荆州共同进退,一切对抗荆州本地势力、还有曹孟德兖州军与马孟起凉州军!”
 
    周瑜闻言,对刘巴说道,“这,不知子初先生想过没有,以你我双方如今的实力,要对付这三方势力,是不是有些……”
 
    周瑜后面的话没说,往好听了去说,是不是有些困难?往不好听去说,是不是有些自不量力呢?但是这话周瑜肯定是不能去说的,哪怕他也算是这么认为的,如果说面对三方中随便一方,只有一方的话,那么周瑜没什么太大太多的想法,但是要面对三方的话,这个确实是很棘手了。
 
    刘巴明白周瑜的意思,周瑜说什么,都是为了掌握主动权,都想为他们江东军争取更大更多的利益罢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公瑾你之所想,我都明白,其实真因为三方实力之强,所以你我双方才更要结盟,难道不是吗?”
 
    刘巴是直接反问了周瑜一句,其实他那意思就是说,你周瑜周公瑾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。要是不结盟的话,那么怎么去和人家相抗衡?所以你也知道三方之强,那么再不结盟,那么还有别的出路吗?
 
    周瑜闻言是点了点头,他不得不承认,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,这个道理自己当然知道,而且自己主公,还有其他同僚,也是都明白,确实就如刘巴所说,三方实力强劲,只有己方和刘备军联合,才能更好去抗衡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