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千残兵说实话虽然长沙战事刘磐他已经是败了

发布时间:2019-01-30 19:28:43   编辑:快乐彩票网-快乐彩票网登录浏览人次:124

  刘巴此时则说道,“主公,元直所言,属下赞同!”
 
    刘备闻言点头,而第二个说话的,就是跟着刘巴走的邓义,只听他此时也说道,“主公,属下附议!”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   感谢无梦生书友的打赏,每个月都为文破费。 
 
    邓义虽然就是个三流武将,但是你要说他什么都不懂,那肯定也不是。不过此时此刻他如此说,那却是不为别的,就是他认为自己要跟着自己的子初先生走,子初先生说什么,自己只要觉得有道理的,那么自己就必须要支持到底,所以他才在刘巴说完后,直接就说了。
 
    听完邓义说的,刘备对他笑着点点头,然后继续说道,“仲业,你如何看?”
 
    这次刘备是直接问向了文聘,毕竟剩下的人里,也就是文聘有些谋略,至于说文丑、周仓、裴元绍他们,确实是不能指望什么啊。
 
    文聘也是说道,“主公,属下亦是附议,如今我军确实该寻找盟友,要不很难再在荆州有何发展!”
 
    这话也是徐庶、刘巴他们想说的,其实确实是如此啊。并且他们也知道,自己几人所想,自己主公不会不明白,所以……  
 
    最后拍板儿的当然还是刘备,而刘备又问了文丑他们几人,而他们几人当然也不会反对,所以刘备最后说道。“各位,既然如此的话,那么就依各位所言吧。我军当寻一个可靠盟友才能进行下一步战略!”
 
    众人都是不住点头,最后是齐声说道,“主公英明!”
 
    刘备闻言一笑,心说别拍马了,拍马也没大用啊,但是他此时却抬起双手,让众人静了下来。就听他说道:“各位,虽然我军是要找盟友,不过这个盟友要找谁。不知各位都有何想法?”
 
    是啊,虽然主公也是同意了要找盟友,联合在一起,不过这个盟友找谁。这个却又是一个问题了啊。众人如是想到。
 
   
 
    首先这个盟友肯定是不能选择曹操兖州军一方,为什么,就因为己方和他是敌对的。虽然也许是从来都没有永远的敌人,但是只要他曹孟德一直都是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,那么刘备就和他是敌对的关系,不会有什么改变的。毕竟曹操在刘备一方看来,属于是大逆不道,属于是汉贼。而刘备呢,是大汉皇叔。是匡扶汉室的,所以两人能合作吗。
 
    因为两人的立场,就注定了两人只能是敌人。当然了,这个不是说永远都不能合作,只是这个合作是什么性质的合作,这么去合作,合作多久,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 
    但是有一点能确定,那就是如今己方要在荆州找的这个盟友,肯定不会是他曹孟德兖州军也就是了。
 
    徐庶说道,“主公,我军……”
 
    徐庶把不能和曹操联合,简单一说,众人也都明白,所以也是都没多说。
 
   
 
    刘备点头,然后是问徐庶说道,“那么依元直之意,我军当与谁结为同盟更有利?”
 
    徐庶一笑,“主公,如果主公相信属下的话,那么属下的意思是,与孙伯符江东军联合,对我军最为有利!!”
 
    刘备听了徐庶的话后,他眼眉一挑,说道,“元直为何如此说?莫非马孟起凉州军不可?”
 
    徐庶是笑着摇了摇头,“主公,并非是马孟起凉州军不可,而是我军要想得到更多更大的利益,其实就该与孙伯符江东军联合!”
 
    “愿闻其详!”
 
    对于不太懂的东西,刘备他也确实是有不耻下问的精神,所以直接就问出来了,此时他是等着徐庶给他解答疑惑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主公请想,马孟起比之我军,可以说实力要强劲很多,而孙伯符比之我军,却是不比我军强很多,所以我军不与强者联合,当找一方相差不多的一方联合为上!”
 
    刘备一听,他心说,也是。曹操肯定是不可能了,那么在马孟起和孙伯符两人中选择一个的话,那么凉州军太过强势,所以选择江东军也许是最符合己方目前所发展的。
 
    “还有?”
 
    看着徐庶,刘备感觉自己这个属下好像是没说完话,看样儿是还要说啊,所以他这么一问。
 
    徐庶笑了笑,“主公不要忘了,如今我军已经来到了长江水域,而江东军却是水军天下第一,所以与其联合,对我军绝对是好处更多!”
 
    刘备觉得徐庶所说有道理,己方也需要训练水军,哪怕就算是有投降的荆州水军,可却还不够啊,以后还得继续训练水军,而这方面,江东军人家是行家,所以要是人家能帮帮忙的话,那么可真是不错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刘备他也不得不承认,徐庶的话,那确实是非常有道理的。不和马孟起凉州军联盟,却和孙伯符江东军结盟,如此才符合己方在荆州的利益啊。
 
    “好,元直之言,是甚为有理!”
 
    得到自己主公的肯定,徐庶只是笑了笑,就没再多说。没什么多说的了,自己该说的,其实已经都说完了。
 
    就听刘备此时问道,“不知元直之言,各位觉得怎样?畅所欲言,不必有所顾虑!”
 
    刘备觉得,还是得先说好,要不都不说话的话,那可就尴尬多了。
 
    不过刘备属下的速度还是很快的,他这话音刚落,边有人出来说话了。而开口的不是别人,还是荆襄名士,刘巴刘子初。在徐庶说完后,依旧还是他第二个发言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的刘巴是看了眼自己主公,又看了眼众人,他这才说道,“主公,之前元直所言,属下对此赞同!如今对我军来说,是要找寻盟友,而马孟起与孙伯符两人中,属下亦是认为当与孙伯符联合。并且属下觉得,要是与马孟起联合,这个困难程度绝对是要比与孙伯符联合更甚!”
 
    在刘巴看来,马超是不会和别人联合的,而孙策就不一样了,他倒是很可能。毕竟如今荆州的这四方,可以说己方和孙策的江东军一方,都属于是比较弱,而人家曹操的兖州军和马超的凉州军,却是比较强,所以弱弱联合在一起才行,如此,对双方都有利。至于说马超和曹操,刘巴则认为,他们都不会和别人联合在一起。
 
    刘备也不得不承认,刘巴的这番话,他说得挺对的,可以说最需要盟友的,其实还就是己方和他孙伯符江东军。至于说曹孟德的兖州军、马孟起的凉州军,在自己看来,那其实倒是不需要如此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不错,子初所言甚是,甚为有理!”
 
    刘巴一笑,然后刘备是又问了一下其他人,结果众人依旧是同意,快马赶去桂阳郴县,去见孙策,商谈结盟事宜。
 
    刘备看众人是都同意了,所以最后说道,“不知谁愿意去往郴县?”
 
    刘巴说道,“主公,属下原往,此事当仁不让!”
 
    刘备一看,他对刘巴还是满意的,毕竟自己如今在泉陵城能拿得出手的人,也就是徐庶和刘巴了。不过如今己方得靠徐庶,他不能离开,所以刘巴离开正好。并且其人那可是荆襄名士,在江东也是有些名声的,孙策他不可能不知道,所以是不会怠慢了。
 
    可要是让徐庶去呢,还真是,他没有刘巴那么大名声啊。所以刘巴是毛遂自荐去桂阳,刘备是很满意,心里很高兴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好,子初去桂阳,我放心!那么此时便拜托子初了!”
 
    “诺!还请主公放心就是,属下定能完成任务,早日归来!”
 
    刘备闻言,是欣慰地点了点头,他确实对刘巴也有信心,基本上这样儿的事儿,他出马的话,那就是没什么问题了。除非他孙伯符是一点儿都不想联合,这个应该不可能,毕竟这事可是“合则两利,分则两害”的,所以刘备不认为孙策连这个都看不明白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八七三章 泉陵城武将来投
 
    如果说孙策要真是如此的话,那他孙伯符也就据有不了如今的江东之地了。并且他孙策也不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,不是还有那么多属下吗,比如说周瑜周公瑾,那可不绝对是一般人,更何况还有其他人,所以他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不是。
 
    而就在刘备和众人说着要和孙策联合之事的时候,有士卒来报,“报主公,城外有人自称是刘磐,特来求见主公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刘磐!当然都知道了,不过他不是在长沙战败了吗?没想到这时候却是来投奔己方了。
 
    而刘备闻言,他眼眉一挑,说道,“请他进来,不,还是我去吧!”
 
    本来以刘备和刘磐的关系来说,刘磐是刘表的侄子,而刘备是刘表的族弟,所以他也算是刘备的子侄一辈,这个是肯定的。不过刘备如今怎么说也是一方诸侯,而刘磐呢,充其量不过就是个武将而已,也不是什么天下大才,所以刘备能亲自出迎,可以说还是给天下人看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士卒退下去了之后,刘备对众人说道,“如何,各位,随我一起出城,看看刘磐!”
 
    众人都是点头,于是便随着自己主公一起,出了太守府,奔向了城门。刘磐可是带兵来的,虽然是残兵。但是也有近千人,所以刘备军的士卒,确实是不敢把他们给放进来。当然他们倒是不怕刘磐什么。毕竟区区不到千人的人马,他们自然是不会如何去害怕的。不过军法森严啊,要知道,真要把刘磐他们直接就放进泉陵城内的话,估计马上脑袋就得搬家了。
 
    别人不知道,但是刘备军的士卒还是清楚的,自己主公别看平时都没什么。看样儿脾气什么的都不错。可是这个前提却是你别真惹到他,要不然的话,呵呵。后果是不堪设想。谁不知道,自己主公刘备刘玄德,大汉皇叔,那可是天下枭雄人物。所以可能不狠吗。不狠的人。当不了上位者,就算当上了,那么早晚也得被人给踢下去。
 
    没多一会儿,刘备和众人便来到了城门口,士卒打开城门,刘备在前,众人在后,是一起出了城。
 
   
 
    刘备和众人出了城。正好看到了风尘仆仆的刘磐,和他带着的近千残兵。说实话。虽然长沙战事,刘磐他已经是败了有不少时日了,但是刘备看到刘磐还有那些残兵的第一眼,还真是有些狼狈,依旧是狼狈相啊。
 
    而刘备这可不是第一次见刘磐,虽然刘磐驻守在长沙临湘,但是之前也回到过江陵看过刘表,所以在州牧府,刘备曾经见过刘磐几次,而且当时还是刘表给引荐的,要不他们两人彼此也都不认识,顶多是听说过彼此罢了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刘备想起了当初之事,也是忍不住感慨,自己那个景升兄病逝,留下了两个儿子,大儿子不肖,不成器,小儿子羽翼未丰,受制于其舅父蔡瑁。而荆州表面上看着挺好,结果刘表人一走,这马上所有人就都来了,不单单是自己,也不光是荆州本地势力,他曹孟德、马孟起、孙伯符等人,可都是早早就进了荆州,一直到如今。
 
   
 
    心中暗自想着这些,刘备感慨着如今的物是人非,而还没等他说什么,刘磐是先说话了,当然了,他早就已经是下了战马,然后快步向刘备走来,这时候已经到了他们近前了。
 
    往小了说,刘备刘玄德是刘磐的叔父一辈,所以作为小辈的刘磐,自然是先要给刘备这个叔父见礼。往大了说呢,刘磐是要来投靠刘备的,所以以后其人就是他的主公,那么在自己未来主公面前,他当然不会拿捏着什么架子,所以自然是要他先开口了。并且他也早看到了,自己这个叔父,未来的主公,是带着所有属下一起来迎接他的,所以自己不可能不说话,也不可能拿捏着什么架子。
 
    不过刘磐他不知道的是,刘备带着众人来,无非就是适逢其会罢了。毕竟所有人都在一起商讨着重要的事儿,所以刘磐一来,打断了他们的商议,于是刘备就带着众人一起出来了,倒也不是说特意带着众人来迎接他刘磐的,他刘磐是多大的人才,至于让刘备兴师动众的?
 
   
 
    “叔父,小侄见过叔父!”
 
    此时刘磐是在刘备近前,然后是赶紧施礼道,毕竟刘磐还没正式投靠刘表,所以以他们之间的关系,哪怕当着众人的面儿,刘磐叫刘备叔父,这个也一点儿都没错。如果说他要是已经成为了刘备的属下,那么刘磐绝对不会在众人面前如此称呼刘备的。
 
    刘备闻言一笑,“贤侄远道而来,快,随我入府一叙!”
 
    既然刘磐比较识趣儿,称自己为叔父,那么自己这个当叔父的,自然是要把他请到太守府去,好好聊一聊。对刘